干活要有规矩,编剧亲解

《老炮儿》上映三日,被多个平台网友给出9分上下的高分,评价为好于 94% 剧情片和98%的剧情片。六爷的故事已经广泛得被大家所知,冯导的表现被认为获得金马影帝实至名归,足见观众对这部作品的喜爱和认可。

  儿子和父亲的关系,从儿子是父亲眼中的犯罪分子开始,直到儿子成为父亲的犯罪同伙。中国人的“如父如子”,想想挺有意思。

| “我不算老炮儿,顶多算个中炮”

“我算不上老炮儿,像崔健那种算是摇滚的老炮,我顶多算是个中炮。”

尽管从小在胡同里长大,也沾染了不少“老炮儿”的气质,但管虎依然不认为自己属于“老炮儿”这个群体的一员。他认为老炮儿全国各地都存在,只是不同地方有不同的叫法。但是他们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的东西,那就是道义。“老炮儿“们有底线、有原则,包括孝顺、仗义等基本品质。

“我觉得老炮儿们身上遗留的品质,有些是值得留下来的,现在的国人一路走,一路长大,反而一路上丢的东西太多,所谓的老炮儿值得被人记住的,实际上是他们身上的道性、道义。”

其实严格来说,管虎可比他口中的“中炮”要有风量的多,他就是一个地道的老炮儿。尽管父母打小就被发配,不能在管虎身边照顾他,但是管虎一直对于父母有一种很深的感情。

管虎的父亲管宗祥是我国著名的影视、话剧演员,曾在《智取华山》、《祝福》、《神秘的大佛》等影片中饰演角色,并主演过影片《包氏父子》、《良宵血案》等经典影片。此次在《老炮儿》中,管虎就邀请父亲来饰演片中北京城“老老炮儿”二爷这一角色,片中冯小刚饰演的六爷给二爷点烟,以及处处可见的尊敬,也能看出来管虎流露出的那股孝顺与道义并著。

  管虎:他强行撑着,做爱也不行了,所以有这方面考虑。许晴的睡衣啊,湿头发都是这意思。

管虎,一个被小众影迷奉为大爱的导演,他的《斗牛》、《杀生》不仅将黄渤频频送上影帝宝座,更是凭借其风格化的影像在国内影坛留下浓重的一笔。随着《厨子、戏子、痞子》在商业上的成功,管虎给了观众更多的可能性。

  为什么许晴永远湿哒哒的?干了吧叽的,那个不舒服

摘要

 老炮儿冯小刚
  新浪娱乐:没想过什么姜文之类的吗?

|“《老炮儿》讲的就是六爷的故事,而冯小刚其实是被我骗来的。”

《老炮儿》里主人公“六爷”,就是一个胡同串子的小人物。“六爷”是一个典型的老北京,同时也代表那个时代的一批人——活着,为一口气儿,得有规矩,得讲究。

管虎一直希望能够塑造一两个能够有资格留存影史的人物,这次的六爷,对于他来说就是这样的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但问题是,请谁来演呢?

“六爷这个人物难选,在于他既得懂电影,但又不是职业演员,因为职业演员的形式表演代入感不强,你必须的找那种一看就是胡同的才行。”

就在管虎为这个六爷选择犯难的时候,管虎的妻子、著名演员梁静献上了一个在管虎看来属于“不可能搞定“的候选——冯小刚。

有些事刚开始你感觉会是天方夜谭,但真正做到的时候,你便不由自主的去赞叹这份勇气和执着的高明。而管虎在梁静的怂恿下,先是把剧本寄给了冯小刚,希望其能给一些指导意见,冯小刚拿到剧本后第一时间反馈给管虎:“这剧本牛*啊!”滔滔不觉的给予了管虎的一通赞美,管虎听着冯小刚的肯定,心想这第一个下套儿的第一步算是完成了。

先让冯小刚对《老炮儿》产生兴趣和好感,不得不说,一个好导演真的是善于步步为营。

接下来,管虎请冯小刚为其推荐演员来饰演六爷这个角色,冯小刚思前想后,推荐了几个在他看来还算合适的演员,但都被管虎以不同的理由给拒绝了,而且还说的冯小刚心服口服,确实有他们不合适的地方所在。

1 2 3

  管虎的野心,体现在他要把角色设置得像万花筒一样,以角色为轴,左右一转,能看到大千世界不说,人人看到的还都不能重样。处女作《头发乱了》里,叶彤就是这样的人,折射青春和性、城市的变化和摇滚的世界。到了《杀生》,又试图探底《乌合之众》的概念,讨论群体的暴力可以锋利到何种程度。《厨子戏子痞子》,主角们用极高的声调和夸张的步幅演戏,通篇都是满到溢的荷尔蒙和肾上腺。

|“小时候听天天在胡同里跑,没人管,反而是最快乐的时光”

采访前,管虎还在跟冯小刚聊着《老炮儿》海报的相关事宜,一手拿着雪茄,两眼紧紧盯着手机,仍如一个创作者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一般。无论是之前的《斗牛》,还是《杀生》,管虎对于剧本的要求一向是精益求精,尤其是《杀生》筹备了八年之久。

但面对这次无论是阵容还是量级都明显刷新管虎以往作品上限的《老炮儿》,这次的创作历程却格外的“轻松”,三个月就搞定了这个令人血脉喷张的故事。但创作如此“迅速”的背后,实际上是谋划很久的一个愿望。

“其实像我们这个行业,尤其像我们这类人,不是说做一个事由于突发的灵感,这是很少见的,尤其是电影创作有时是心里长期琢磨着一个素材,等契机到了,就要把它完成出来。”

谈到《老炮儿》,管虎一再强调这是自己多年的一个夙愿,一个为老一辈的大哥哥大姐姐,以及叔叔大爷们讲讲那代人的传奇,而这些诉求和管虎的少年经历是分不开的。

“我祖籍是山东,但我本人从小是胡同里生,胡同里长大的。在我十几岁少年之前,父母不在身边,他们当时一个是右派被发配到青海,一个是走私派被发配到北大荒,一年可能才能见一次父母,我就被寄养在一个邻居的爷爷家。但是那段寄人篱下的日子其实一点都不苦,反而是我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从小在胡同里长大的管虎, 自从记事起一直到十一二岁,印象中全都是一个人在胡同里奔跑玩耍,经常在鼓楼、后海一带活动,颇有点小顽主的派头。在学校也是号称“全学校最坏的学生”,把逃课当成是天经地义,更混不吝的是八岁就因为跟老师打架被送到派出所,俨然一副”混世魔王“的样子。

“小时候逢年过节放鞭炮,就跟几个玩的好的小伙伴,拿着炮仗去挨家挨户的点燃炮仗就扔人家里去,然后掉头就跑,躲到没人的胡同里就开始哈哈大笑,现在看看就感觉怎么那么淘,但当时的那段时光真的是随心所欲又无忧无虑,特别好。”

在管虎眼中,老一辈身上有让他最欣赏,也是最看重的东西——那就是义气。

  问题三:吴亦凡的出场,刚一开始就用喇叭和别人交流,为什么?近景的时候,一小伙子嘴唇亮晶晶的,这个人的设计是什么想法?

而作为第六代导演中的一员,他却往往不希望被划为其中,更爱把自己称为“独立的狼”,这股子狠劲儿倒像是他的最新作品《老炮儿》里的六爷,一个地道的北京老炮儿,可是管虎却觉得自己还远远不够老炮儿的标准。

 李易峰饰演晓波
  “全世界的父子都是有问题的,我就更激烈。盼着长大,盼着能打得过我爸。这次我爸演那二爷,在现场我背过他一次,有一场戏,必须得迅速到达地点,别人不敢背,我背。我这一背,完了,我怎么觉得我爸那么轻啊。我印象中父亲不是那样的,特伟岸。中国式父子就是一直是对立的、对抗的,然后和解了。中国人这儒家教育,你生出来是我儿子,我已经先天强势,你就是我私有财产,我想你怎么着就怎么着。”

管虎:《老炮儿》拾回逝去的时光 侠义皆存

  新浪娱乐:你说他不可能来演还是?

  管虎:鸟实际上是我们买来,自己养了两只。电影拍完之后又卖回去了,回那个鸵鸟基地去了。最后奔跑的戏,我们再花了30万做了一个假鸵鸟,跟真的一模一 样,里边能进人。里边进人呢,人在鸵鸟肚子里,小个子点的演员就可以跑,并没有真的鸵鸟在跑,真鸵鸟脚力量极大,一脚150公斤,踩着谁都得骨头折了。那根本就没法控制,拿绳子都拉不住,那哪敢让鸵鸟跑,那跟老虎跑没区别。

  管虎:没有,我们在后海的拍摄是30%,70%是我们搭了三条胡同,是外景地。真正在胡同拍的30%,后海银锭桥那些,这是地标式的地方,没办法改变,就只能在那了。其他比如鼓楼的部分,那都是特效做的。

  《老炮儿》里,街边奋力骑车的六爷,与在公路上豪放奔跑的鸵鸟交相辉映,竟在一瞬间命运相惜,成了电影尾声部分的神来之笔。鸵鸟的想象是哪里来的?最后的奔跑戏份,在拍摄中又是如何达成的呢?导演管虎亲自解读了关于影片的若干细节。

  父子关系:从小盼着长大 盼着打得过我爸

  《老炮儿》里必须有一段称不上感情戏的感情戏。老炮儿当然是不缺女人的——总有一些胡同里的姑娘,从小向往打架不要命的小伙子,迷恋他们身上浑然天成的混蛋,也曾正义感圣母心爆棚想拯救他们,然后经历必然的失败,却义无反顾的成为了最亲密的妹妹,需要的时候,在所不辞的帮助。霞姨,就是一个“侠义”的女子。

  魏頔/文

  管虎的电影里,女人都是光怪陆离的,遭遇了被男人伤害或是抛下的经历,从此变得硬气到像男人一样。余男和闫妮,扮演的都是寡妇,到了许晴这里,身世没有交代,但是不难看出,不是圆满的人。这时候的女子,就像霞姨一样,有着妈妈一样暖意的同时,还没丢失女子本身的妩媚。

 许晴饰演话匣子
  新浪娱乐:他喝的那个茶就是补的嘛。

  父辈的赴死,晚辈是不能亲眼去看的。小波儿真的开起来一个酒吧,按照六爷畅想中的,就叫“聚义堂”,和六爷一样,教鹦鹉说话,叫“爹”。

  可是管虎就不想痛痛快快的给出结局,尽管——尽管他已经拍好了这一幕——许晴抱着他,在冰面上,落泪。可是管虎任性,顺从了120分钟,最后就是要坚持自我。

  新浪娱乐:为什么许晴出场的时候刚洗完澡?

  “我发现我确实丢了很多东西,比如男人之间的友谊,仗义,对爱情的态度。老炮儿一旦这些东西被触及了,它再江河而下,再不被人重视,都会起来,维护这个尊严。我觉得这可能会是一个动人的故事,然后就这么成立了。”


  最后那部分我们把整条街都封了,然后群众演员钻进鸵鸟里,穿着鸵鸟的行头。小刚导演再加上鸵鸟,这都是一个大事儿,我是逆向拍摄,影像他们在顺向跑的,摄影机可是逆的。等于这车逆着走的,都特危险,靠交警队维护现场的秩序。那个对我来讲,也是比较疲劳的两天,太多人在现场,太多繁杂的事儿,因为你不可能每个路人都去控制,但是你需要所有人都不看镜头。有一个看镜头就白费了。所以那几天是挺难的。(魏頔/文)

  管虎:我觉得老炮儿不是那种人,老炮就是像小刚导演这样,他是过气了,江河日下了,焉头耷脑的,不是气壮如牛,他不是那么个人。

本文系新浪娱乐独家稿件,转载及引用请注明出处。

 吴亦凡饰演小飞
  管虎喜欢古龙,古龙小说里的侠客,是他中意的人设。“杨德昌导演的《枯岭街少年杀人案》里,有一个小流氓,吸收新一批的一小流氓时说,你爱看武打小说吗?打仗的,特好看。《战争与和平》,特好看,你回家看看。”

  管虎:那不是比较容易脱裤子,穿那么严……这有什么好问的!(害羞脸)

  逝去感情的追随,旧日时光的回味,老北京记忆的重现,和时代变革之下的惶惶不安,这才是《老炮儿》故事的源泉。

  管虎:你觉得合适吗?找一个气那么壮的一个人,小卖部可能都待不住。

  六爷想念的是儿子,教鸟儿叫“波儿”。

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干活要有规矩,编剧亲解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