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陵江天险竟然当年就这样被红军攻破,广元苍

红军渡风景区是川陕渝红色旅游线、四川旅游北环线和嘉陵江黄金旅游线上的重要节点,是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有红军渡标志铜质塑像、红军渡口遗址、将帅台、红军石刻标语碑廊、红四方面军长征出发地纪念馆、纪念林、红军街、渡江指挥所、王渡、功勋馆、万名烈士纪念碑、将军陵、强渡嘉陵江战役纪念碑以及百家姓氏拜祭台和华母亭、仰天楼和南天门闻钟楼、乡土树种博览园等主要景观。

嘉陵江是四川的四大名川之一,江宽水深流急,奔腾在川北的崇山峻岭之间,两岸悬崖峭壁,地势险要,凶险难渡。 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为了向四川、甘肃边界发展,配合中央红军在川、黔、滇边的作战,决定发起强渡嘉陵江战役。

红军在苍溪转战期间,苍山溪水遍布红军脚印,苍溪人民与红军血脉相连,留下了许多的革命遗址和珍贵的革命文物。

图片 1

红军渡

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率领部队首先扫清了嘉陵江以东之敌,全军西进到嘉陵江东岸。但是,被打跑的国民党军破坏和拉走了江东一切可以用来渡河的工具,并在西岸修了大量碉堡,聚集了四川军阀邓锡侯的28军和田颂尧的25军共53个团的兵力,严密防守嘉陵江西岸地区,妄图依托嘉陵江天险阻止红军渡江西进。 根据敌我力量的对比情况,红四方面军领导人认为要在敌人火力控制下取得渡江胜利,必须出敌不意,攻敌不备,寻找隐蔽地点造船,然后秘密抬到进攻出发地,突然发起进攻。经过反复勘察,部队选中了塔子山地区为主要突破点,同时决定在苍溪城上游的鸳溪口和下游阆中以北的涧溪口两个地点强渡。塔子山雄峙于江东岸,居高临下,利于红军隐蔽船只,施展火力,掩护部队强渡;对岸又是一片平滩,越过平滩是丘陵起伏地,易于部队抢滩登陆和向纵深发展。与塔子山相距不远的王渡场山高林密,便于隐蔽,后面是一个宽广的平坝子,可以集结部队。这无疑是一个造船造桥的理想地方。 根据方面军指挥部的指示,部队经过紧张而艰苦的努力,按期造出了70多只木船和3座竹桥。指挥部一声令下,这些渡江工具一夜之间就抬到了30里外大山后面的塔子山。 3月28日夜9时许,江上弥漫起一片轻雾。这正是渡江的好时机。前线指挥部发出了命令:“急袭渡江!”随着指挥部一声令下,红三十军八十八师263团两个营和方面军教导营组成的渡江突击队登上了木船、竹筏,如利箭离弦,直射对岸。由于有涛声和夜色的掩护,突击队直到行进到离西岸50米处,才被敌军哨兵发觉。

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战役遗址,原名塔山湾渡口,是红四方面军长征出发地,在距苍溪县城3公里处的塔子山下。1935年3月28日,为了迅速贯彻党中央“渡江西进”的战略方针,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副总指挥王树声以及红三十三军军长王维舟,亲临前线,观察敌情,选定此处为强渡嘉陵江主渡口。这里是红四方面军策应中央红军挥师西进迈出的第一步,如今已成为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战役纪念地,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全国100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

图片 2

谭家大院

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渡口遗址

强渡嘉陵江战役总指挥部遗址,位于苍溪塔子山后山下,张国焘与强渡嘉陵江战役总指挥徐向前、副总指挥王树声、红三十军军长余天云、政委李先念、副军长程世才等同志在此直接指挥了强渡嘉陵江战役。

“谁!干什么的?” 红军当然不予理睬,抓紧抢渡。 “再不停住就开枪了!”当红军离西岸还剩20米时,敌人的机枪和排炮响了起来,枪林弹雨直向木船和竹筏泻来。有的船被打着了,火光映红了江面。在塔子山的红军炮兵开始还击,机枪、步枪的火力也一起压向对岸。船上的战士们争先恐后地跳下船来,涉水冲上对岸拼杀。突击队以极其神速的动作,猛冲猛打,很快就全歼了守敌田颂尧的1个营,随后又击退了南北两翼敌人的反扑,击毙敌军团长,牢牢地占领了李社坝、老君堂、胡家场一带的登陆场。 29日拂晓,红八十八师后续部队两个团渡江登岸,迅速攻占了飞虎山、万年山、高城山等制高点。这时,先后传来了红九军在涧溪口胜利渡江、红三十一军于鸳溪口强渡成功的消息。从鸳溪口到塔子山至阆中一带100多里的嘉陵江上,红军船桥并用,源源过江。 当一轮红日照耀在嘉陵江上时,徐向前率前线指挥部人员从容过江,继续指挥红四方面军乘胜追击。红三十军、红三十一军首当其冲,红四军、红九军紧跟其后,一天之内向敌人纵深推进70余里,形成了两翼合击卷进的强大攻势。部队势如破竹,接连攻占军事要隘剑门关,鏖战江油,横扫嘉陵江和涪江之间的剑阁、昭化、梓潼等10余座城镇,歼灭敌人12个多团。国民党军嘉陵江防线全线崩溃。 嘉陵江战役,为红四方面军尔后进兵川西北打开了通道,为配合中央红军北上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王渡造船厂

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嘉陵江天险竟然当年就这样被红军攻破,广元苍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