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月旦评,驻马店月旦亭遗址

位于平舆县城小清河岛上,为东汉遗址。遗址面积近1万平方米。东汉名士许劭、许靖经常在月旦亭讲学,评论时事人物,故又称“月旦评”。
公元1800年以前,延续了400年之久的大汉帝国由于外戚和宦官的专权用事,已经到了国运岌危、民不聊生的地步。面对此种局面,民间逐渐兴起了一股品评乡党人物、抨击时事的潮流。在远离京师的汝南郡平舆县城南关,一条名叫小清河的一座小岛上,经常会聚着一批忧国忧民的乡贤,他们或议时政,或评乡党,褒善抑恶,击浊扬清。不仅如此,他们还“覆论乡党人物,每月辄更其品题”。由于他们把“更其品题”的时间放在当月的旦日,也就是当月的第一天,久而久之,这座无名小岛便被人呼作“月旦评”,评上清议时用作遮阳避雨的草亭被呼作“月旦亭”。

东汉末年,汝南地区许劭、许靖兄弟主持的月旦评闻名遐迩,盛极一时,对当时社会的政治、思想文化、选官制度以及稍后出现的九品中正制均产生了重大和深远的影响。

 

月旦评虽为时不长,但在史坛和文坛上留下了深深的烙痕,以致后人对其评论纷纷,褒贬不一。由于史料较少等原因,迄今亦无专文论列,本文缀合零散资料,结合东汉末年的政治社会形势,探究月旦评的特征及其产生、发展直至消亡的原因和深刻的文化内涵。

图片 1

月旦评是东汉时期“谈论”的一种类型。“月旦”即月朔,每月初一。它是东汉末年汝南郡每月初一进行的品评人物、论士议政的一项活动。至于为何要把品评人物的时间定为每月初一,目前尚无确切的史料佐证。据笔者推测,可能古人认为:“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为记时办事之便,就约定俗成地将月旦定为诸多活动的首选时间了。汝南月旦评是由汝南名士许劭为首,与其族兄许靖共同主持的。

《后汉书·许劭传》载:“初,劭与靖俱有高名,好共核论乡党人物,每月辄更其品题,故汝南俗有月旦评焉。”这项活动在汝南一带蔚成风气,参与者甚众,影响也非常大。其后,月旦评便逐渐成为名士们品评人物的代名词。刘峻在《广绝交论》中就有“雌黄出其唇吻,朱紫由其月旦”之说,宋人秦观也有诗云:“月旦尝居第一评,立朝风采照公卿”。后人视月旦评为“第一评”,因获月旦之高评而飞黄腾达,成为达官显宦者,在朝堂上威风凛凛,其风采超过公卿大臣。其辞虽不无夸张,但也足见月旦评在历史上影响之深远。唐代在豫州汝阳县还有“月旦里”的地名。

1、月旦评的简介

月旦评,月旦评又名汝南月旦评,东汉末年由汝南郡人许劭兄弟主持对当代人物或诗文字画等品评、褒贬的一项活动,常在每月初一发表,故称“月旦评”。无论是谁,一经品题,身价百倍,世俗流传,以为美谈。因而闻名遐迩,盛极一时。

东汉末年许劭与其从兄许靖喜欢品评当代人物,常在每月的初一,发表对当时人物的品评,故称“月旦评”。

例如许劭评曹操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月旦评影响深远,孔尚任《桃花扇·修札》:“舌唇才动,也成月旦春秋。”

月旦评本身也颇受讥评,祖纳和王隐都认为一个月内便行褒贬,实在太过草率 。梅陶更称:“月旦,私法也。”蒋济《万机论》云许子将“褒贬不平,以拔樊子昭而抑许文休。”《后汉书》本传亦称许劭“与从兄靖不睦,时议以此少之”。诸葛恪《与丞相陆逊书》:“自汉末以来,中国士大夫如许子将辈,所以更相谤讪,或至于祸,原其本起,非为大雠。惟坐克己不能尽如礼,而责人专以正义。”葛洪更认为“月旦评”是结党营私的表现。

2、月旦评的出处

《后汉书·许劭传》:许劭字子将,汝南平舆人也。少峻名节,好人伦,多所赏识。若樊子昭、和阳士者,并显名于世。故天下言拔士者,咸称许、郭。

初为郡功曹,太守徐璆甚敬之。府中闻子将为吏,莫不改操饰行。同郡袁绍,公族豪侠,去濮阳令归,车徒甚盛,将入郡界,乃谢遣宾客,曰:“吾舆服岂可使许子将见。”遂以单车归家。

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于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什么是月旦评,驻马店月旦亭遗址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